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第1节 让大家的情绪一同起飞

2012年08月17日 14:00发布者:希娜

  作者: 刘墉

  差的推销员是上门背书给你听。

  打电话推销的,

  常让你觉得那是一架会呼吸的机器,

  听了就有气。

  连爷爷您终于回来了!

  “连爷爷!

  您回来了!

  您终于回来了!”

  看到这儿,你八成会笑,因为让你想起2005年国民党主席连战到西安老家的欢迎场面。那些小朋友的朗诵诗不知笑弯了多少人的腰,甚至有人把电视转播的画面下载四处当笑料发,因此引起两岸许多网友的笔战。有人说朗诵诗是国粹,有人说是十足的肉麻。

  我们是诗的民族

  如果请我评论,我要说:“两个都对。”请别说我是两边都不得罪的乡愿,先听我细细分析:

  朗诵诗当然是国粹,想想王羲之的《兰亭序》是怎么来的?那是在“诗会”中,大家饮酒作诗时写的。古人拿作诗当游戏,以前甚至有“击鼓催诗” 诗题公布,非但限时完成,而且打鼓催你写,时间愈紧迫、你愈紧张,他鼓打得愈急,结果原先有灵感的,都被急得满头冒汗,写不出来了。

  诗作出来之后怎么办?只是张贴出来或大家传阅吗?错了!你还得朗诵。拉着调子吟唱,摇头晃脑地吟咏,等着下面喝彩或“喝倒彩”。

  我们是诗的民族,只是除了少数传统诗社,现在的人已经很少听朗诵诗。所以那些听不惯的人,是真正不习惯。好比看地方戏曲,觉得索然无味,一句也听不下去的人,常因为看不懂。

  好肉麻的朗诵

  至于觉得肉麻,也有理。

  连我这个以前专教朗诵诗的人都曾经觉得肉麻

  有一回,我把学生朗诵的录音带拿回家听,录音机一开,冒出一句尖而高亢的“冉冉而起东升的朝阳。”

  天哪!我的鸡皮疙瘩从头顶一直冒到脚心。暗想,不得了!怪不得有人骂朗诵诗造作,居然连我自己都有这样肉麻的感觉。

  可是当我把录音带倒回,由第一句开始听,再听到那句“冉冉而起东升的朝阳”,却又怎么听都觉得对了。

第1/2页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末页
上一章下一章
国人综合素质训练体系专题

推荐书籍

    读书知识
    读书与生命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