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第17节 纸上的春天

2012年08月20日 15:56发布者:希娜

  作者: 苏芒

  一夜春雨,一场黄沙,玉兰就在干枯的枝上开了花。你站在衣柜前,开始惆怅:唉,这忽冷忽热的天,阳光像在大海上一样明艳刺眼,天空像青藏高原一样湛蓝深远,气温呢?却像露着长腿的短裙、披挂着的皮草围巾、裙子下面一会儿发抖一会儿冒汗的身体,忽冷忽热不顾时节,我们又怕什么呢?于是,夏天沙滩上的太阳眼镜,可以配上毛线帽子,印着热带花朵的丝绸裙,可以裹在长大衣里。虽然说,每一个明天都是新的一天,而我们竟不能预料今天的天气。我又开始快乐地幻想,大气变暖、气候无常也许有它好的一面?每个男人和女人,都不能再按照一天来规划穿衣?我们最终也许一天要换三次衣服?因此催生了时装的需求,拯救了世界的经济?

  哈哈,可对于无法走到公园里、田野中探访春天的我们,又有什么影响呢?我们在飞机上酒店里度过一段段早起晚归的时光,对于那些著名的城市,我们只认得机场酒店商场。即便住在自己的小区,花园里那一点点桃花,如果不是直接从地下车库出入的话,就是你唯一看得见的春光。春天在哪里呢?漫天遍野的桃花、香气氤氲的丁香林,路边掉下来的一串串雪白清香的槐花—那是我的童年,放学的路上我们会在红得发亮的桃树枝上采桃胶玩,在丁香林中听远处的琴声,下雨天泥里会长出薄薄的青苔,春游老师会带我们到郊外挖荠菜。那时,城里有大片的空地,有树林、小水沟和我栽在楼下的向日葵,随处可见青草繁茂野花盛开。

  今天,那红得发亮的桃花芯木只镶在奔驰、宾利的驾驶板上,被上好的皮革气味熏蒸,隔音的玻璃窗将我们和备受污染的大气分离,一首流淌的乐曲伴随着天窗里照进来的明亮阳光,构成了所有温暖幸福的想象。你甚至无法看见二环路上那一闪而过的桃花,也无法在紧张的安排中,应一个情人的约会,去并不遥远的公园里,享受一刻的春意浓。但你愿意在一个个清晨赶赴早餐会议,在一个个深夜和朋友探讨并不明朗的未来,发展构成我们每个人不可回避的命运,于是,我只能把春天写下来,即便那个记忆中的春天不在了,我依然相信它。

  我想说,如果无法去郊外看花,就穿上印着大朵玫瑰和丁香的裙子吧;如果无法去海边度假,就去公园划船吧,露出你的双腿和手臂,让春风和阳光来抚摸一下;如果看不见春天,就穿出春色吧,荧粉柠黄淡翠亮橙,为什么要管天气的阴晴、经济的好坏?每一个春天都应当留下最美好的印记,花谢还会再开,你的青春去了却不能再来,能穿就穿,能爱就爱,虽然童年的桃花源没了,可我一生都记得它。春天来了,即便你已不是冲动的年龄,但愿你仍有冲动的感情,去看吧,做吧,体验吧!永远不告别的,只有心里的爱。

 

上一章下一章
国人综合素质训练体系专题

推荐书籍

    读书知识
    读书与生命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010-5629082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