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名 密码 注册
站内搜索

两个妻子(三)

为龙网2013年05月31日 15:07发布者:永井荷风

  帷幕降落后,舞台的一侧出现了休息二十分钟的告示。那些习惯于每换一幕必定离席的帝国剧场的观众,纷纷涌向走廊,按各自的爱好进入剧场的饮食店。俊藏和千代子也被人流推动着来到楼下的食堂。然而,桌子大都被人占去,空着的席位上都立着牌子,上面用漂亮的字迹写着预定客人的姓名。

  千代子站在入口阶梯上往里瞧了瞧说:“看来没座位,到二楼去看看吧。”

  “上哪儿都挤吧。先进去看看再说。”俊藏明知不行还是下了阶梯。

  不仅是这个帝国剧场,无论上哪儿看戏,俊藏总是对吃饭的不便和饭食的粗劣感到头痛,今天离开事务所时幸好只有三点多钟,于是事先在风月堂买了三明治,又和鹤崎一起喝了一瓶黑啤酒,所以肚子并不饿。再说,俊藏并不怎么喜欢看戏,看了之后,当然会有不虚此行的有趣之处,不过,他却没有主动想看戏的要求,今天之所以来看,主要是为了尽尽安慰妻子的义务。

  “算了,你呀,待会儿再来吧。”千代子扯着丈夫的西服衣袖说。男招待明明看见他俩站在那儿却根本不想过来为他们找个位子,俊藏对走过跟前的男招待招呼过两三次,但他们都急匆匆地走过,那些已经入座的人更是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因此,进门下了台阶的千代子又朝回走去。这时,从走廊上走来一位二十四五岁的梳着圆发髻的妇人,她由一个像是她丈夫的男人陪着,看到千代子,就说:

  “哟,好久不见了。已经吃完了吗?”

  “没有,全坐满了。”

  “那么,我们预定了席位,如不嫌弃,就和我们一起合桌吧。只有我和我丈夫两人。”梳着圆发髻的妇女轮流望着三人的脸,好像不仅仅对千代子和俊藏,还对自己的丈夫征询意见。

  “谢谢,我们待会儿再吃也行。”千代子也同时打量着俊藏和对方的丈夫。

  两位夫人原来是女子学校同年毕业的学友,各自结婚后在每年一次学校的同窗会时有机会见面,此外,还会像今天这样偶然在看戏或三越街等处碰到,有时还会乘上同一辆电车。不过,她们还都没到对方婚后的家中去过,互不认识对方的丈夫,因而这会儿有些踌躇,不知该怎么办。

  两位丈夫一个是律师,一个是医院院长,职业不同。他们不过是从自己的妻子那儿听说过对方的姓名而已。不过,医院院长由于女友之间表现出来的亲密态度而自然地、毫不拘谨地先开口了。

  “请和我们一起吃吧。来,请往这边走。”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要给你们添麻烦。”俊藏也愉快地回答。

  院长叫住了男招待,让他领着,把俊藏夫妇领到最靠里面的一张写有“川桥先生”的饭桌边。

  “初次见面,久仰大名……”

  “不,我也一样,今天真是个好机会。”

  两人互相寒暄着坐了下来,又向各自的夫人们点头招呼后,便借着食堂里明亮的灯光不由地端详起对方的妻子来。在男子的眼里,往往他人的妻子总比自己的更美些。川桥院长觉得千代子身穿下摆带橄榄色花纹的日本礼服,外加一件粗格衣衫的装束真比舞台上的女演员还华丽、艳美,川桥的妻子玉子身穿蓝细条纹碎花布短和服外加一件碎白点花纹的锦锻衣,梳一只扎有紫色发带的薄薄的圆发髻,虽然让人觉得与她的年龄相比,打扮显得过于朴素,但俊藏同样觉得她十分娴静可爱。这也难怪,两位夫人确实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妇女。千代子是苗条欣长的瘦个子,与她的身高相比,玉子矮得只像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个子很小,脸和手也和身体颇为谐调,长得很小巧,不过,看上去又比千代子显得丰满,那张细嫩、白皙的圆脸上一说话就露出酒窝,下颏也是双重的。她的和服衣领做得很宽大,不过,发髻尾梢还是搭在后衣领上,因此,她的颈项看上去并不长,是个极富魅力的女人,令人自然地联想起观赏精巧的皇宫人偶时的心情。

  玉子的丈夫、医院院长是个又矮又胖的男人,甚至他身穿的特殊衣料做的晨礼服也显得太长。也许是小儿专科医生的缘故,他那张始终笑哈哈的圆脸由于宽宽额头上的头发大都脱落而显得更圆了。不过,从他的气色和轻快的举止上看,便可推测到他或许还未满四十岁。他声音洪亮地说:

  “藤川先生,用点什么呀?日本酒怎么样?不喝点什么是热闹不起来的。”

  “我来点威士忌什么的吧。”

  “是啊。瞧这光景,我们也许无法从容地喝成这杯酒呢!”院长不时起身招呼男招待。

  “玉子,小孩一定长得非常活泼可爱吧。”

  俊藏借着千代子提起的话头乘机也向玉子搭话,

  “孩子几岁啦?”

  “刚满三岁。”玉子也和她丈夫一样始终微笑着,“全靠牛奶喂养,真是麻烦透了。”

  “不,那是很快乐的事。”

  “您有几个孩子啦?”院长问。

  “一个也没哪!”

  “是嘛。所以长得这么美。妇女一生孩子就见老。”

  “这是真的。千代子真是一点儿没变。无论什么时候头发总是那么好看,令人羡慕。”

  “您的发型才真好呢。一见到玉子,我也真想试着梳梳日本发型,只是我家附近找不到好的梳发师傅。”千代子伸长脖子从后面张望旁边座位上玉子梳的圆发髻。

  “对不起,您这是在哪儿梳的?”

  “新桥。”王子抚摸了一下鬓角,转过脸来让千代子看发髻,“我是自己找上门去的,人很多,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呢!”

  “不过,您家到底还是靠那儿近,是在筑地吧。”

  “虽说是筑地,但在筑地明石町,也不近哪。”

  男招待总算端来了饭菜。

  通知开幕演出的铃声响了,两对夫妇的座位分别在二楼和底层,因此在走廊上说了声“回头见”便分手了。第二次幕间休息时,千代子去上厕所,她走后俊藏也离开了座席,一人站在走廊上的人群中吸烟,他下意识地目送着两个手拉手从自己跟前走过的雏妓,忽然,他发现了川桥院长。川桥这时正倚在靠近出口处走廊的墙壁上,在和一个发型时髦的女人说话。俊藏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近两三步,挤在走廊上来往的观众中一看那女子的侧脸,顿时产生似曾相识之感。

  她一定是五六年前在这个剧场的舞台上演戏的那个名叫池原龟子的女演员,那时,俊藏在新桥一带举行的宴会上常常与这个女演员搭话,所以,现在看到川桥院长和她在一起交谈,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不过,俊藏突然想起这个龟子之所以退出舞台生涯是因为和一个从国外归来的医生热恋后生了孩子的传闻,不禁毫无根据地揣测那个医生莫非就是川桥君。俊藏一下子站住了,与此同时,女演员重新披好披巾,拨开人群急急地向出口处走去。

  俊藏瞅着川桥院长——他一点也没发现自己正在被远处的人注意着,这样,俊藏反倒有些不忍心从背后去招呼他了.他转身朝相反方向走去,正好碰到了从与出口处相连的宽阔的走廊上走过来的千代子和玉子,她们去买了明信片和发簪。

上一章本章目录下一章
国人综合素质训练体系专题

推荐书籍

    读书知识
    读书与生命
    关于我们 | 使用条款 | 咨询反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地址:国务院国资委商业机关事务管理局3号楼334(北京市复兴门内大街45号)
    电话:153-111-99551    传真:010-66095472
    京ICP备11043553号-1